首页> 电影> 又一网红公司凉凉!至今失联、债务缠身、被申请破产...猪兼强还能“坚强”吗

又一网红公司凉凉!至今失联、债务缠身、被申请破产...猪兼强还能“坚强”吗

  • 时间:2020-06-18 00:50
  • 来源:金融界网站

本文源自:证券时报网

“学车就找猪兼强”,曾几何时,这个广告遍布深圳、广州的各大街头,特别是在公交车站台和公交车视频广告中随处可见。可这家曾经号称“要用互联网改变驾培行业”的公司,近日濒临破产了。

据媒体报道,近日有几十名猪兼强驾校原员工聚集在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,员工中的三位代表向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,希望通过破产后的财产变卖拿回自己被拖欠的工资。据一名曾经是猪兼强驾校的教练称,整个广州地区有将近3万学员,目前这些学员基本都没有地方学车,之前交的培训费也无法退回。

工资未发、公司迁址、无驾培资质

“我去年就离开了,他们拖欠我的工资到现在都没发。”曾在猪兼强任教练的吴教练对记者表示,他当时认识的几个教练也都离开了,但对于公司接下来发生的其他事情,他也不太清楚。

在猪兼强报考了驾照的学员小金表示,自己去年2月在猪兼强报名学车,费用是4980元,招生报名时还有一对一的服务,但报完名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客服人员了,“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嘛,没有教练或者客服联系我。”小金说,一直到去年8月,就听说公司出事了,于是自己开始考科目一,结果考完科目一就彻底联系不上人了。“当时的学车点全部都撤了,也没法预约学车,剩下的几个教练也没有发工资。”

证券时报·创业资本汇记者调查了解到,猪兼强深圳分公司位于深圳市南山区航盛科技大厦19楼的办公地址早已在去年7月时搬至沙井,彼时还有消费者专程打车去沙井找公司要说法,但没有找到。

此外,猪兼强的驾校培训资质也存在问题,据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的调查,深圳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工商登记在深圳市南山区,并未获得批准《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》,不具备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许可证相关资质,不得在深圳市内开展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经营活动。

但据记者了解,在猪兼强平台报名的许多学员,并不太清楚平台的培训资质问题,“报名时以为直接在猪兼强上学车的,但后来才发现他们自己没有驾校的,是跟别人合作,场地都是租的。”小金说。

坦言经营陷困境 300多次被强制执行

企查查显示,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,注册资本为1281.25万元,法定代表人为陈志林。公司官网显示,公司用了四年时间,业务覆盖广州、深圳、上海、武汉、珠海、东莞、中山、佛山、清远、惠州等地区,坐拥二十万学员。

但据记者调查了解,早在去年4月,就有大批学员前往猪兼强公司维权了,而且几乎每天都有警察到现场维持秩序,对旁边的公司也产生了影响。据猪兼强的原内部员工称,公司在2019年3月就碰到一些困难,深圳公司被一些合作商起诉,冻结了几千万资金,导致在4月份开始,资金周转就碰到了困难。

而在去年7月,证券时报记者就开始接到猪兼强的学员和教练的爆料,称猪兼强出现经营问题,疑似要倒闭。据记者当时的调查,猪兼强就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给员工发工资,学员报名的流水号也一直迟迟不出。

到了2019年11月,猪兼强正式公开坦言,公司出现了经营困境,其在官网发布了一则《关于猪兼强学员后续安置方案说明》,解释说公司从3月开始受困于诉讼,股权及资金仍处于冻结状态,融资增资迟迟未能到账,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,导致学员无法正常练车,对此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。猪兼强还称,“会为每一位理解支持我们的学员负责到底”。不过此后,学员再也无法联系到猪兼强,并且猪兼强还背了一身的官司。

企查查显示,2020年至今,猪兼强已有10个需要执行的标的,标的总额约563万元,且全部未执行。而成立至今,该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有415起,其中165起为劳动争议案件,基本上是拖欠工资一事,其余的案件基本上为学员起诉猪兼强要求退还学车费用。此外,猪兼强因不主动执行法院判决,313次被强制执行,3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,并收到限制消费令327条。目前,该公司已被列在破产重整的“被申请人”一栏中。

补钱可继续考证 学员却拒绝接受

对于学员后续的权益处置问题,上述《关于猪兼强学员后续安置方案说明》中提出,学员可转移到其他驾校学习,但需要自行先额外缴纳800-1200元的费用,猪兼强驾校开具欠款单,待公司运财务状况好转,退还给学员欠款。针对广州、深圳需退款的学员,暂无法支付退款费用,需等到财务状况好转后退还费用。

为了快点学车考证,小金补了1500元,被安排到离自己较近的地方学车。“补了钱什么都好办了,不补钱要么就会被安排比较远的地方,要么就要等很久。”小金说,当初是因为猪兼强比较便宜,还宣传说可以快速拿证才来报名的,如今这样补钱,价格也跟其他公司的差不多了,但时间还拖了那么久。

但不是所有消费者都愿意接受补钱继续考证的方案,“一方面是承诺了这个费用可以考证,另一方面是当初选择的训练场是离自己比较近的,现在这些承诺都不兑现,很多人就不能接受了。”小金说。

记者了解到,猪兼强当初在招生时的确在其网站上大肆宣传低价策略,比如“600元优惠券,数量有限,学车全包班优惠券领券后学费低至4字头。”等。但因在招生中宣传承诺拿证期限,涉嫌虚假宣传,欺骗和误导消费者,曾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河分局处罚38万元。

号称驾培行业创新者,猪兼强还曾经获得数轮融资。天眼查显示,猪兼强成立4年期间获得4轮融资:2016年3月获得数千万人民币融资,投资方为广发信德;2016年10月19日的A+轮,融资额1.2亿元,投资方为浙银资本、同创伟业,广发信德,广东文投;2017年2月28日,获得B轮融资,投资方为同创伟业、天弘国富;2018年4月11日获得C轮融资,投资方为兴业资管。

烧钱营销 平台化运作潜藏风险

按照猪兼强广告宣称的20万学员,学费均价5000元计算,猪兼强在成立的短短4年时间仅学员学费收入就达10亿元,加上自身融资额,为何这么快就经营不下去了?

猪兼强在公司官网中介绍:公司以互联网思维对传统驾培行业进行升级转型,在品牌、服务、管理、模式、安全等层面持续创新,其在广州、深圳、上海等多地均有业务,采用“互联网+自营驾校”连锁的模式运营。

实际上,这种所谓的互联网模式,猪兼强更多运用在运营策略上,学员并没有体会到互联网化带来的优势。而在运营策略上,猪兼强花了重金做营销。不难发现,曾经猪兼强的广告在楼宇电梯、公交车站、公交车上、电视上随处可见,这样情况持续了两三年时间。有媒体报道,因为猪兼强高度重视品牌营销推广,自2014年创立后的5年间,累计投入营销费用超过4亿元,但猪兼强累计融资才2.4亿元。

此外,这种互联网平台化的运作模式潜藏着一定的风险。猪兼强的一名教练对记者表示,猪兼强从事业务主要是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网络招生,转卖给挂靠驾校的教练员,从中获取收益。因此接收猪兼强学员的驾校,首先优先安排自己驾校的学员出流水号,优先安排培训约考,然后再满足猪兼强的学员,学员积压情况愈发严重,平台受到集中申请退款的风险就越大。

种种问题之下,猪兼强显然目前已债务缠身,虽然至今没有主动申请破产,但员工以债权人的身份提出破产申请后,如果法院受理,猪兼强就不再拥有主动权。


聚合阅读: 红猪

©2019 名人圈 http://www.minrenquan.com

本站发布的教程仅为个人学习测试使用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处理。